教牧手記(1/10)

若這一枝鐵枝飛向我來,或者我…鄭允加宣教師

於上年年尾,筆者在家中遇上罕見的意外 — 在客廳窗戶方向之建築地盤因意外而導致有鐵枝飛脫並打碎客廳之窗戶,鐵枝與玻璃碎片散落至平時和女兒遊玩之區域,當時筆者剛好和女兒正在客廳另一邊用膳,從而沒有造成傷亡 (當然女兒一度受驚)。意外之後,筆者也順利和建築地盤聯絡並得以善後。

事後重看家中閉路電視的片段後,要說「筆者一家一度與死亡擦身而過」絕非誇張,而再三回想也實在不得不向上帝獻上感恩,當中有許多「巧合」而導致事件沒有造成傷亡。然而,本期手記並非在此停筆。

事關在意外翌日,這邊廂筆者在家中感謝上帝看護保守的同時,那邊廂也看見對面建築地盤也透過「切燒豬」儀式來感謝他們的神明看護保守,大家都各自感謝自己所相信的神保守叫事件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在這時候,叫筆者不禁去問:「到底我們之間的分別在那裡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也許就要從相反的結果去作出思考:「若這一枝鐵枝飛向我來,並對我或家人造成傷亡時,我又會如何面對我所相信的上帝呢?」。面對這個問題,在感受上的確未必會如上文般如此輕鬆、歡喜快樂地向上帝爽快地感恩,但學習「仍相信上帝在困難中仍有祂的恩典」是筆者在反覆思考後的答案。

當事情結果與我們的期望有所落差時,我們又如何定義「上帝的看顧」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其中最值得我們參考的就是昔日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被要脅要被扔在火窯中時,他們固然相信上帝必能拯救他們,但同時也表明「即或不然」(但三7-18),即是假如上帝沒有拯救他們,他們仍保持他們對上帝的信心,可見他們在相信上帝拯救的同時,也不限制上帝拯救的方法,筆者深信這才是我們信仰中其中一個最獨特的地方。

由始至終筆者沒有否定上帝在是次意外中的恩典和憐憫,但在這個反思的過程中也挑戰筆者學習不要局限了上帝看顧保守的方法。在這個年頭,筆者認為這個思維是極其重要,要知道我們所見證的上帝並非只是一個趨吉避凶的上帝,而是要見證一個即使死亡也不能動搖其工作的上帝。的確,要學習見證後者實在需要更大的勇氣以及信心的跳躍,當中甚至會經歷痛苦及掙扎,但盼望我們在新一年中學習有一份即或不然的覺悟在如此多變的世代中仍依靠上帝。

P.S. 家中的玻璃已經完全修復好,謝謝各位的關心和代禱。

2021年1月10日